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亚历山大X埃尔梅罗二世】 蜂蜜

写给可爱的鲨鲨 @废弃鲨鱼 的回礼,没想到我也会有写幼帝二世的一天,希望能给你带来一些爱和鼓励,希望你度过艰难而又独特的21岁 。

文中关于《会饮》的解释基本上是自己的感想。就……别信?
r18预警

【亚历山大X埃尔梅罗二世】

蜂蜜

 

//

 

关于蜂蜜的趣闻很多。

譬如,人们相信甜美娇柔的花朵是由金星主宰,因此,采集自花朵中的蜂蜜自然被视为凝结着金星的能量,有着神秘的效果。据说在柏拉图的婴孩时期,曾有蜜蜂把花蜜涂在他的嘴唇上,才使得他口才如此甜蜜流畅。

哲人们也经常将自己比作蜜蜂,他们从世界采集智慧和思想之蜜。

譬如,用蜂蜜酿造的酒被认为是在谷物和葡萄酒之前就存在的,原初之酒。据柏拉图的记载,创造神波洛斯(Poros)就是喝了蜂蜜酒醉后在宙斯的花园里睡着了。人们最早献给原始的大地神灵的奠酒也正是蜂蜜酒。在这一层意义上,蜂蜜又和酒神崇拜的仪式相关,甜美的蜂蜜代表了“陶醉”,象征着酒神的精神。

因此,当现代人以蜂蜜之名(honey)对自己的情人呢喃耳语时,每一次轻柔的呼唤,说不定都是一个向爱神与酒神同时祷告的简易仪式。

 

//

 

埃尔梅罗二世站在树荫下,从口袋里掏出细雪茄,用小刀削掉雪茄的头部之后叼在嘴上,接着用火柴点着,慢慢地品味着战斗之后第一口雪茄独一无二的味道。

不远处,他的学生正骑在黑色的骏马上,满面灿烂笑容地朝他而来。黑色的骏马不紧不慢地走着,健壮的马身,乌黑的皮毛在阳光下发亮。马上少年鲜红的身影在阳光下,更是耀眼得令人移不开眼睛。

这无疑是画一般的景色——甚至令人怀疑,无论多么高超的画技,又怎能表现出这分美的万分之一呢?晴朗的午后,骑马进入林间的美少年。随着行进,脸上时而落下阳光透过树荫的光斑,在深深浅浅绿色的树影下,仿佛被森林的精气和这片土地上的阳光所祝福一般,生气勃勃。

“这是……?”

马上的少年俯下身,向埃尔梅罗二世递来一支斟满的铜酒杯,“是那边的士兵分给我们的葡萄酒,老师,尝尝看吧?”亚历山大催促道。

特异点罗马。胜利之后的美酒令人无法拒绝。山丘下方,隐约传来战士们胜利的呼喊声。

——那是在方才的战斗中,年少的王子迫不及待地想要验证之前老师的教导,也实在地打了个漂亮的胜仗的缘故。

“……甜。”

“啊,因为掺入了蜂蜜吧。我倒是挺喜欢这个味道。老师不喜欢吗?”

“我更喜欢不加任何甜味的酒。” ——雪茄和陈年佳酿,在嗜好上,他的老师令亚历山大感受到一种大人式的色气。认真给出回答后,埃尔梅罗二世的嘴角又现出浅笑,“嗯,蜂蜜的滋味也不错,总比掺了铅要强。”

——据说罗马人对甜味爱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以致于当时的流行就是使用铅制的酒饮食容器。罗马人自己当然不知道,融入葡萄酒中的铅,在增加甜度的同时也是那个时代的人们早死的原因。不过,对于迦勒底的从者而言,就算真是掺了铅的甜酒,仅仅一杯还不至于中毒吧。

 

将爱马安顿在一旁,二人站在树荫下望向山丘下方。他们的御主正在那里,参与到士兵们的庆祝之中。年轻的王子像一只骄傲的小狮子,抬眼向他的老师问道:

 “老师,我做得怎么样?”一如既往,声调里充满自豪。

“你做得很好。——如果是在我的教室里,单凭这个课题的成果就可以让你毕业了吧。”

一如既往,埃尔梅罗二世给出评价。和客观甚至稍嫌冷淡的话语相反,脸颊舒缓的曲线和嘴角的微笑反映出他真实的心情。

“看来,接下来的课题得提高难度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安稳和煦的午后。由灵子模拟出的世界——特异点——没有任何令人感到不自然之处。新鲜的风里夹杂着甜蜜的花香和水果的香气,地中海气候所骄傲的阳光,热烈与温和并存,对于习惯了英国阴郁气候的埃尔梅罗二世来说,这一切都使他感到新鲜。 而对于亚历山大而言,这里和抚育他长大的那片土地上的气候相仿。年轻的王子将自己背后鲜红的披风铺开在草地上,盘腿坐在上面,无拘无束地伸展开柔软健康的躯体,如同在自家庭院中一样自在,又招呼他的老师也坐在他身边。

“那么,老师,作为好好完成课题的奖赏,我能提一两个要求吗?对了,现在就有想让您教给我的东西呢。”

膝头忽然一沉,是年轻的王子将他的头枕在了他的西裤上。红色的眼瞳映着头顶的树影和蓝天的波影,向上注视着他老师的脸庞。少年发出清亮的声音。

“——我想知道老师对‘爱欲’(eros)的看法。”

 埃尔梅罗二世沉默片刻。

“柏拉图的《会饮》……吗。你的老师是亚里士多德吧。由柏拉图弟子的弟子向我讨教爱的学问,亚历山大,你是在捉弄我吗?”

“我想听的是,老师个人的见解。”年轻的王子当仁不让,“不是关于世界的知识或者学术上的结论。”

 

 “……《会饮》呈现的是,悲剧诗人阿伽松为庆祝获得戏剧大奖而大摆宴席的第二夜,包括苏格拉底和阿尔西比亚德斯在内的几个人一起谈论‘爱欲’的场面。‘什么是爱’,每个人都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些看法有的相互矛盾。譬如开始时斐德若以《神谱》佐证,说爱神是世上最古老的神,阿伽松则表示说爱神是一个年轻娇柔的神,而且永远年轻;苏格拉底则干脆说爱神不是神,是介于人和神之间的一个精灵,这个精灵的功能是能使人们认识到美的本体。

“至于对于‘爱欲’,也就是肉体之爱的态度,他们的观点也各不相同。有人认为相比于灵魂之爱,肉体之爱是卑劣的;阿尔斯托芬则用寓言来说明 ,正由于可以通过肉体结合,人们才能在灵魂上同自己原初的另一半重逢;苏格拉底则表示爱欲的目的在于创造,无论是孩子,或是艺术、智慧,都是从爱欲中来的,人们以此来追求使自己 不朽。”

 

“——那么,老师的爱又是哪一种?是爱智慧?爱一个人的灵魂,还是通过爱来使自己不朽?”

“谁知道呢。我又不是哲学家。”

从这显得过于轻率的语气中,可以推测出他的老师现在的心情更偏向闲聊。埃尔梅罗二世继续吸着雪茄,继续开口道。

“不过,无论是谁都只能谈论自己所认识到的‘爱欲’,因此也可以说,他们的话尽管互相矛盾,可都是对的。以柏拉图的观点来看,这些不过是爱的实体在世界上所投下的影子。影子可以有许多个,可以变换的形态,而凌驾于真实世界的本体始终只有一个。正因此,苏格拉底才说爱并不是神,没有本体,只是一个驱使人追求美的精灵。——至于他说的‘美的本体’,我想或许和我们魔术师所追求的‘根源之涡’是同样的东西。”

说到这里,埃尔梅罗二世暂时停下来,叹了口气。

“……遗憾的是,最后登场的他的情人阿尔西比亚德斯所讲述的故事,或许正是说明了追求‘美之本体’的徒然。苏格拉底无疑如他自己宣称的一样,是日神阿波罗的使者,而阿尔西比亚德斯在剧中则象征着酒神。从万有的根源之中生出了日神和酒神两种精神,一旦诞生了就无法再回到本体中融为一体——正如同这二人实际的结局一样。……我是不是走得太远了?”

“唔,不会,很好懂哦。”亚历山大点点头,“不过,我还是不明白阿尔西比亚德斯最后说的那个故事——关于他被苏格拉底迷住,想尽办法勾引他却失败了的那段。既然苏格拉底就像他爱哲学一样爱着阿尔西比亚德斯,为什么却能拒绝他美貌的诱惑呢?”

 

——他的学生有时候,会对他露出看待猎物般的目光。

一如此刻,在那瞳仁的深处分明宿着火热高昂的情感,少年却极力用理性将它克制住,呈现出混合着天真无邪与沉的鲜艳丰富的色彩。

就好像被虎豹等气息威胁,弱小的猎物会因为恐惧直接陷入假死状态一样——如果是被爱情的猎手以这样的目光紧盯着,无论男女都不可能从中逃开吧。

埃尔梅罗二世也不例外,他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切换进教课时的心情里。

 

“……阿尔西比亚德斯因为生得美,被雅典人宠坏了。这正是苏格拉底所担心的。他担心他因此变得骄纵自负,以至于迷失了自己最为高尚宝贵的灵魂。但是阿尔西比亚德斯也有一双能发现金子的眼睛。他轻率地以为自己可以用美貌来换取苏格拉底所拥有的东西,‘用黄铜来换金子 ’。因此,如果抵抗不了阿尔西比亚德斯的诱惑,苏格拉底就没资格做他的老师和指导者,更没有资格爱他。这正是苏格拉底爱他的方式——‘我虽然不懂任何可以使人获益的教导,然而我相信,通过跟这个人待在一起,我可以用爱使他变得更好。’”

雪茄的香气中,他的老师用柔和的声调继续说道,最后引述的句子尤其令少年感到舒适。沉溺在那令人安心的声音里,亚历山大继续枕在他老师的膝头,把玩着从黑色西装地肩膀处滑落下来的一两缕黑色的长发。

“不过说到底,谈论爱和感受爱是两回事。再多的修辞也无法抵达爱欲的本体。就好像缺乏魔术才能的魔术师,获取再多的知识,也不过是收集本体在世界上投下的变化多端的影子,徒劳无益,只能唤来更多的懊恼而已。因此,我没有更多关于爱欲的道理可以教给你了,后面是只有经验才能抵达的地方。——爱欲也是一种天赋。只要你有兴趣,亚历山大,我想以你的素质,一定能到达我所到达不到的地方。”

——十分简明易懂,摈弃了华丽的修辞,也没有任何装腔作势,仿佛连说话者的灵魂都可以看透。在他老师的话语中,既有着对少年的天赋的赞许和羡慕,也包含了对他自己的评价和沮丧。这一点在亚历山大看来显得非常可爱。

“嗯,我完全明白了。太好了,老师对我告白了呢。”

年轻的王子眯细了鲜红的眼瞳,满意地笑了。仿佛只是为了进一步把他的老师逼到尽头一样,他执起他老师的手指,将嘴唇印在了上面。

“……亚历山大!!!”

恼羞成怒的吼声惊动了树荫间的飞鸟。山丘下,一直耐心等待的御主也终于发出了声音。

“亚历山大!君主!差不多要准备灵子转移了!!”

“走吧老师,御主在召唤了。”

 

向山坡下方走去的途中,埃尔梅罗二世垂眼看着前方他学生的身影。牵着爱马的缰绳走在阳光下的年轻王子,身上发出青草的芳香。

尽管最近对自己的骚扰越来越多是个不争的事实,不过亚历山大仍然是个可爱得少年。懂事,文雅,充满好奇心,对待自己挚爱的对象充满了热忱,身上初显的霸王征兆更是令埃尔梅罗二世时常移不开眼睛。

——难道不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学生陪伴,才会不自觉地形成了“讨厌的东西是粗暴、没品、缺乏梦想又没有霸气的人类,无论男女”的认知吗。反过来也可以说,拥有了所有好品德的亚历山大之于埃尔梅罗二世,正是理想与美的具现。

不仅如此。此刻光是看着少年的身姿,身心便仿佛被春日的气息浸透,连眉头都不自觉地舒展开来。埃尔梅罗二世不由得伸出手,碰了碰前方那火红色的,柔软卷翘的头发。少年立刻回过头,朝上看向他的大大的双眼中露出疑惑,又转为笑意。

“老师,想触摸我的话,不用这么拘谨哦?相对的,我也想要尽情地触摸您。”

“……别说傻话。”

为了掩饰害羞,埃尔梅罗二世边回答边掏出一支新的雪茄,细致地处理后将其点燃。

稍嫌冷淡的回答,亚历山大并没有放在心上。即使由少年发起的每一次调情都没有得到过像样的配合,他的老师也不曾使他体验过仿佛心灵被毒虫蛰咬般的痛楚。

那是因为埃尔梅罗二世的拒绝并非发自真心的拒绝。

——和《会饮》中的阿尔西比亚德斯相比,亚历山大是幸运的。他的老师不是什么哲人,也不是什么世界精神的化身,他真挚地爱着亚历山大,毫无保留地教导他,从不把他当成孩子看,更不会对他故作高深。

稍嫌冷淡的体贴、笨拙然而诚挚的深情,以一种舒畅的方式浸润到少年的心底。亚历山大时常想到,大概为了自己,他的老师大概连死神的威胁都不在乎吧。

而那并不是因为他的老师天性勇敢,只是从最初他就决定要为自己献出一切而已。

 

——然而如此一来,迫切想要得到老师身体的自己不就反而显得卑劣了吗?

一只手牵着缰绳,亚历山大认真地陷入苦恼之中。

“亚历山大,……你在想什么?”

头顶传来埃尔梅罗二世的问话,少年抬头回答道:“没什么。”他的嘴唇微张,仿佛还有话要说。为了听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埃尔梅罗二世弯下腰向他的学生靠近。鲜红的、以马其顿传统花纹装饰的领带于是被少年轻而易举地抓住。年轻的王子扬起脸,让自己的嘴唇轻轻擦过了埃尔梅罗二世的嘴唇。

带着蜂蜜的酒香、混合着少年独特的体香,窜入埃尔梅罗二世的鼻子里。

仿佛连灵魂也被那股气味所触动,一瞬在他的脊背上激起一串颤栗。

“没办法。老师的嘴唇上沾着甜甜的蜂蜜呢。”

红发的少年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一脸天真无邪地笑了。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度(68)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