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OP/罗路】灯笼鱼

我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呀小蚂蚁

把以前屏蔽了的东西搬搬搬搬搬

  • 【R-18注意】

  • 【不过相比之下可以说完全不黄】

  •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


灯笼鱼                           / KIRI

 

 

做爱的时候罗喜欢狭小的房间。Sunny号上有一间作为储藏室房间,没有窗子,窄小得容不下两个人在里面转身。头顶身侧都是绳索呀帆布呀之类乱七八糟的杂物,动作稍大就会碰到墙壁。

第一次和路飞做就是在那里。匆匆忙忙完成的第一次,也不知道时间长短。事后推门而出的一瞬,外面大海的宽阔与阳光的晴朗落入他的眼中,比任何时候都要来得震撼。

——明明是驰骋在“伟大的航路”中的男人,栖身之处实际上只有自己的一艘船。况且他和路飞都是果实能力者,落入了海中也只有丧命的份。路飞甚至在Sunny号上连所谓的“船长室”也没有。说是随处可去的自由,指针没有记满就无法向下一个岛上动身。这样的自由,说白了又算什么呢。

在他的故乡北海,流传着这样一支歌谣。“每个港口/都有一个爱人/在等我回来”说的是水手,也是海贼。留在原地的人羡慕懵懂无知时就出海了的少年人,其实又怎么样呢。

 

结束之后极其容易陷入短暂的浅睡里。迷蒙之中,他好像梦见了这些东西。说梦见又不确切,因为除了sunny号甲板上那晴朗的一帧,确实没有什么影像残留在罗的眼前。

“嗯……”

身侧路飞伸了一个懒腰,唤醒他的浅梦。

“醒了吗特拉男?梦到什么了?”

他黑亮的眼睛注视着罗,露出了无邪气的笑容。和十几分钟前相差太大了。要不是两个人都赤身裸体,罗几乎无法想象刚才——就在刚才,他们在这个房间里进行过一场欢爱。他把路飞压在墙壁上,抱住他的腰从背后干他。少年的身体火热,肌肤柔软得好像手指碰上去就会融化,和水泥墙壁的冰冷与粗糙形成绝妙的反差。在罗的耳边,他发出甜蜜的声音。手指颤抖着,溺水一样在他的手里无力,又忽然反过来抓住了罗的手,同他十指相抵。

“疼吗?”

“完全不。”

“舒服吗?”

“有一点……好像、渐渐有点上瘾了呢。”

路飞笑嘻嘻地说,忘记了自己刚刚提出的问题被无视了这件事。他翻了个身,滚进罗的怀里枕在他的胳膊上。被子窸窸窣窣地响着,从他的肩头滑落下去。罗用另一只手拉过被子,重新盖在两人身上。

“习惯了就会上瘾,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是嘛!”

每一次上床之后似乎都会解答路飞的问题。“橡胶人怎么会痛呢?”“人鱼?大概也会做吧。”“我和贝波?别开玩笑了!”虽然是这种程度的傻瓜提问,罗基本上也能做到有问有答。能单独相处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共同行动只有一开始决定结盟的那一段短暂的时间。罗有他的黄色潜水艇,路飞有他自己的伙伴和sunny号。做爱之后到夜明之前——如果他们都还醒着——能靠在一起说话也只有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

上瘾之后怎么办,这种无解的问题,谁也没有蠢到去主动提起。

 

小窗的外面透进了光。路飞忽然瞪大眼睛,推了推罗的身体。

“特拉男!这里是深海吧?那算什么?!”

即便是船长室,房间也确实太小了。单人床贴着墙壁,手边就是潜水艇的圆形窗户。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因此路飞只能曲着手臂指向窗户。

“那是灯笼鱼。”

深海里常见这种远古鱼类。体型巨大,身体也相当丑陋,长了一部发光的器官伸在脸的前面。刚刚游过窗外的就是这玩意儿。罗解释道。

“发光?在深海里?要照给谁看呢?”路飞嗤嗤地笑起来。

“吸引饵料吧……鱼都有趋光性。不过也有可能反而引来更大型的鱼类,自己被吃掉也说不定。”

“噢……”

路飞来了兴致,跪在床上凑向窗户,脸贴平在玻璃上,使劲儿想看清楚外面。他薄薄的后背和纤细的腰裸露在罗的手边。他伸出手,指尖缓缓滑过路飞的脊椎骨。

“很痒啦特拉男,别玩了。”

“总是这么无防备的话,”朝着背对着他的少年,罗开口说,“从背后攻击你怎么办?”

“哼,你试试看啊!”

旅途会继续。互相保存的对方的生命卡片是知晓对方安好的唯一凭证。他们都有各自的旅行,指向ONE PIECE的大秘宝,谁也不相让。两人都知道这一点,却还持续着这种毫无保证而短暂的相会,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好啊,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如你所愿。”

“下一次……说好了呐。”

路飞重复着,费力地再度挤入罗的怀里。光倏地消失,一会儿又在两人眼前亮起来。黄色的光线在深海里幽深绵延,落入他们的眼睛里。

“真是笨蛋啊,灯笼鱼。”

“是吧。”

船体运转时微弱的机械噪音穿过墙壁,小小地震颤着两人的身体。平时忽略不计的声音,只在做爱后交握着手,心情极度平静满足时才能听见——旅途中的际遇就是这样的事情。

在海上驰骋的人,终究和鱼一样,不是吃掉什么,就是被吃掉。灯笼鱼的光,照亮的又是什么呢?

不合时宜的感伤涌了过来。转头时,路飞已经在身边睡着了。

 

<END>


评论
热度(24)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