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银魂/高桂】冬·眠

没办法谁让我答应了谁说,等法语考试考好了就来发福利的。最近想写的却又是柯拉桑和罗的马蒂尔德梗(让·雷诺,谁能明白我的心情……)。还有工作……面签准备、呵呵……

欠的东西不知不觉太多啦。这篇也是六七年前写的旧文,先放上来吧。

看好多好多年前的同人,便想起那时候深爱的那个人。我若有心,一定还能找到她,但那对我已经不重要了,那个行为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爱仍然在我心里藏着,她在哪里活着,嫁了男人吗,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爱着谁,和我爱她之间,也没有半点干扰。可能我还想听到她的声音,但那份渴望也不急迫,它藏得太深了。

又是冬季,小心致郁。

——————————————————————————————

[脚本小说/3Z高桂]冬·眠


落雪无声,窗帘半掩的窗户外,一片冬日的惨淡灰白。下午黯淡的天光投入室内,并没有使室内明亮多少。室内的电视调至无声,只有屏幕变换,将忽明忽暗的光影投在高杉身上。

房间不大,陈设简单到无一多余之物。这样就显得房间里的床得突出。乍看是双人床,却是两张单人床拼在一起的。

高杉随便地穿着衬衣和牛仔裤,赤脚。他坐在地板上,蜷缩在床腿和墙壁的夹角处,心不在焉地瞟一眼屏幕。他靠近身旁的电暖炉。这电器可是两张双人床会拼在一起的缘由了。

从玄关处传来了声响,声音移动了过来。

桂走进来。他过去拿下高杉无心握在手里的遥控器,啪的一声关了电视。

“不想看电视就关了,浪费电。”

高杉抬头看站在他身前的桂,勾起嘴角微笑笑。桂穿着学生装,围巾还没有取下来。鼻尖仍冻得红红的。

高杉攥住桂冰凉的手,就的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二人一同坐在电暖炉的边上。

“学校是今天放假的?”

“什么时候放假对你而言没差吧。”桂边说着,边把围巾取下来,放在身边。


高杉几乎不怎么去学校,就是去也总是泡在画室里打发。

冬日的画室冷飕飕的,在这个让人倦懒的季节里,也就不想出门了。


才脱下外套就被高杉拖过去搂似地圈在怀里,桂的表情有微微的不满。

“干嘛。”

“你好凉。”高杉摩挲着他的胸口。

桂打开他的手,半是无可奈何,“你这是骚扰。”

“那你告我去啊。”高杉一脸笑意。

桂无奈,只任高杉搂住他坐着。坐一会儿,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地轻轻抚摩着高杉的头发。视野中是窗帘只拉了一半的窗户,仍可见外面大雪簌簌落下。明明关严了窗户,在这没什么声音的房间里仍仿佛听见雪落的声音。

“晋助。你冬假不回家去吗?”

“不回去。”高杉的回答很冷淡。

“你回去么?”他无意识地摩挲桂的脖颈,桂扭开头想要躲开。

“我也不回家了……晋助,你真的想让我告你吗。”

高杉不禁嗤地笑出声来,他索性握住桂的手腕,逼近他。

“你还真想我对你做那样的事情啊……呐蔓子,你这是为我留下来的吗。”

靠得太近的面庞几乎要碰上脸颊,桂反射地闭上眼睛。一张过于无防备的脸出现在高杉面前。

他毫不迟疑地伸手覆上桂的后脑勺,吻住他。


桂的视线凝在正对着的天花板上,光从窗户透进来,在那里形成一个一个的格子。

时节刚过了大雪,严冬来临,外面雪时下时停,已有三天。冬假已经已经开始了。这正是大家乘车挤成一团各自回家的时候。在这学校附近的公寓里还留下来的,可能只剩他和高杉两个人了吧。

他听到声音,知道外面又下雪了。虽然明知不可能,落雪的声音却是清晰地传进耳中。

寒冷又无所事事的日子,让人孤寂,让人依恋被窝的温暖。

以及,人体肌肤的温度。

高杉枕着他颈窝,仍在睡眠。他睡觉的样子意外地孩子气。桂不禁想这家伙竟然也有这么可爱的样子吗?简直像装出来的。

他于是想起他平时的样子,认识以来的点滴。


那个夏末,在没有别人的画室里,一边抽烟一边描绘他的肖像的高杉。

那个在喧嚣的学园祭时,独自靠在体育馆边无人的单杠上抽烟的他。


桂总能清晰地看到他身上的孤独,清晰得几可伸手抚触。他伸手抚触时,连同自己也一起被那孤独吞没了。就好像他身上渐渐染有高杉身上的烟味一样。

两人一同陷入孤独中,世界被排除在外。

意识能及的地方,只有自己与对方。其余剩下的,只有窗外的漫天大雪。不分白昼黑夜,下个不停。


这是个意识着孤独,以及肌肤相亲的对方的存在的季节。

只能意识到这二者的存在,此外一切湮灭。


桂又在无意识地摸着高杉的头发。高杉睁开眼睛,将头从他颈窝移开。

“几点了?”

“不知道。”

“吃什么?”

“随便你。”

“我吃你就够了。”

“你闭嘴啊!”

高杉笑着抵住他的额头,他很乐意看到桂脸红着急的这种反应。


连续好几天待在房间里无所事事。

两人一同看从电视下的柜子里翻出的旧DVD。

画面始终在卡,也不知是因为碟太旧还是碟机太旧。吃光的薯片袋子就扔在地板上,屏幕的光空泛泛地漾在房间里。

桂打了个哈欠,看过不知多少遍的《卡萨布兰卡》,会重看这种黑白的老电影也只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

“呐,晋助。”

女主角在赌场与旧恋人再次相遇。又卡了,高杉粗暴地按着快进。

“什么事。”

(从天花板俯视的角度,空荡荡的两张拼在一起的床,靠床腿坐着的两人,薯片袋子。取暖器的红色电源光。电视屏幕边卡边快进着。只有屏幕的光充满整间屋子。

对话泡泡像云朵一样随意漂浮在有点空空荡荡的房间上空。)

“等春天到了,就升学了。你想过没有?”

“你问我吗。”高杉的口吻带着淡淡的嘲讽。

桂不说话了,确实问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觉得可笑。但即使他明知答案,仍不死心地想要再问他一遍。

在这样的场所,两个人谈论关于未来的事情。


钢琴伴奏的《As time goes by》小声地从电视里流了出来。

宛如时光倒流一样的气氛。

在这样密封的场所。

身边只有你。

没有未来。在这样密封的场所。

这个瞬间涌上他们心头的感情,好像一种自暴自弃一样,又混合着无望的甜美。


“如果就这样暂停下来怎么样呢。”桂小声嘟囔。


寂静的空气飘在空荡荡的房间上空。电影又一次卡了,声音就此消失。

画面凝固在了战争前夕二人第一次相遇。

高杉惊讶地侧过头看他,

“你说的就是这样吗?”


“不是。”桂看着他摇摇头,

“是我们。”


不向前看,也不想做个成人,不去考虑明明没有把握的未来。

只有不会过去的冬假,两个人的房间。

以及无尽的落雪的声音。

孤独。

你。

像沉入深深地底,把触手能及的一切都拥在怀里的一个冬眠。

长长的,没有苏醒日子的一个冬眠。

没有尽头,没有未来。

地老天荒。


高杉靠了过来……他的体温依附过来。被一粒粒解下纽扣的衬衣离开肌肤,胸口接触到空气,虽然是在开着取暖器的室内,仍然冷得皮肤紧绷起来。作为代替,高杉将手的温度传递到他的胸前。

他碾磨着桂因受冷而变硬的乳头,张口咬住他的耳垂,牙齿稍稍用力,并轻轻吮吸起来。

随即将舌尖探入他的耳道,慢慢转动着,带出湿润的声响。

“……啊啊……”

他的身体由着高杉压住,慢慢向后倒去。


已经好几天了。在这种两人一直关在房间的日子里一直做这种事,就不会厌倦吗?

然而桂又莫名地觉得,就算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因为,是在这样的冬天里……


被半抱到了床上。身体碰到两张床咬合的中线,感觉有点怪。

在眩晕、疼痛和快感的间隙,桂听见高杉附在他耳边,轻轻地唤他。

“蔓子……”

不是蔓子是桂。但是这样的矫正,已经无所谓了吧。

如果连这样的事都无所谓了,那么,还有什么是有所谓的事。

在仿佛要融化的那一瞬间,虽然是短暂的一瞬间,桂却错觉时间似乎停止,在那样的世界里他叫高杉的名字。

“啊啊……晋、晋助……”


雪花飘落,声音回响。扑簌簌的,轻微却清晰的声响。

回旋曲般的声音。在寂静与孤独中,它是唯一的声音。


高杉似乎是被这种声音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怀里是桂的体温。桂醒着,似乎没意识到他已经醒了,手在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

依恋这种感触又不愿说出口,高杉几乎下意识地停止了动作。

他希望这一瞬间的感触能保留到一生那样久长。


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让桂意识到他,桂收回目光。

“醒了吗?”

“嗯。”高杉顺着桂方才的目光看向那拉了大半窗帘的窗户,玻璃反映着白的光,外面依然亮白一片。


“雪,停了吗?”一边这样问着,高杉一边听见那落雪的声响。

“还听得到声音。”桂说,“……可能一直都不会停。”

“一直是多久呢?”高杉笑了笑。一直在房间里的两人总能听见这虚妄已极的雪落声,是不是代表整个冬天这是环绕着他们的唯一的声音?

“谁知道。”桂轻笑一下。


内侧玻璃上的水雾凝成了水珠,终于滚了下来。

雪还要下多久,谁也不知道。


FIN


评论(3)
热度(6)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