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OP/罗路】低处生活.05

05

 

车窗两边逐渐出现建筑的灯火时,大约是凌晨两点。长途车时开始停,陆续又有乘客上车。两个人还是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最里侧,途中罗睡着了一会儿,很快又醒于车厢的颠簸。坐得太久,没一块肌肉不觉得难受。每过一段时间他就推醒路飞一次,路飞昏昏沉沉地看一眼车窗外,又冲他摇摇头。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单调而漫长的颠簸中,罗的意识又渐渐模糊。似梦非梦里车停下来,路飞火热的鼻息吹着他的脸颊。

“特拉男,下车了。”

是街道,看招牌已到了邻镇。这儿也留有下过暴雨的痕迹,街灯照亮地面一片片的水坑。两人躲开夜行的车辆穿过马路,路飞熟门熟路地带着他钻进小巷子里。巷道很窄,两边是私搭乱建的三四层水泥楼房,以廉价灯泡装饰的小旅馆招牌比比皆是。愈往深处地面愈泥泞,脚步不稳的两个人很快腿脚上都沾满污泥。

“还要多久?”

“已经到了。”路飞指着斜前方一栋二层楼房,一楼的门帘上挂着“乌鸦药房”的招牌。已经打烊了,落下的卷帘门上开了一个四方形的小窗口,上面贴了一张“夜间取药”的广告纸。

“开门,罗宾。是我!”

 

——路飞说的“那家伙”竟然是个女生。站在升起一半的卷帘门后面的,是个穿着宽松的白色长裙、年纪看着和二人差不多大的少女。一张聪颖而警戒的脸庞,气质和罗倒有几分相似。齐刘海,笔直的黑发垂肩,鼻梁很高,纤细的眉毛下一双冷漠深邃的黑眼睛,望向路飞时却露出了毫不吝惜的温柔。

“路飞?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噢,还带了个可爱的朋友来。”她的目光落在罗身上,“我是妮可·罗宾,初次见面。”

“……特拉法尔加·罗。” 

“你是路飞的朋友吧?”罗宾的黑眼睛望着他。罗犹豫了一下,路飞已经替他回答了:“是啊。”

“遇到什么麻烦了?”她打量着两人满身泥泞的样子,目光在罗抱着的书包上停留片刻。

“我们杀人了。”

赶在罗阻止之前,路飞已经说出了口。罗一把捂住少年的嘴,紧张地注视着年轻的黑发女子。

“……你会报警吗?”

“我不会对路飞做那种事的。我还自身难保呢。”

罗宾浅浅地笑了笑,无意识地抚摸了一下自己隆起的小腹。

 

穿过摆满药盒的几排货架走上楼梯,二楼是起居室。一个狭长的房间,中间没有明显的隔断。面向楼梯口的是一个旧沙发,对面是电视,沙发前的茶几似乎兼做饭桌,上面摆着几盘剩菜,罩着纱网。双人睡床和衣柜在靠近浴室的一侧。

年轻女子独居的房间,透着淡淡的凄凉。地板和墙纸都很旧,灯光也不很明亮。然而对眼下的二人而言,这里几乎就是天堂。罗宾让两人脱下脏衣服,从衣柜里找出两条干净毛巾,催促他们去洗澡,自己又下楼去,拿来了退烧药、纱布和外敷的创伤药。

路飞洗完澡就爬上床睡了。罗宾一边给罗上药,一边留神听着睡床那边传来的鼻息。

“床让给你们两个吧,我睡沙发。……没关系,你是路飞的朋友嘛。”

她制止了罗的道谢,用指尖轻轻碰着他背部的淤青。

“这是被棍棒打的吧?这个位置,竟然没伤到筋骨,看来你运气不错。”

意识到她正看着自己赤裸的上半身,罗的脸红了起来。

“早点休息吧。奔波了一路。”罗宾倒不以为意——她看上去远比同龄的女生来得成熟。罗注视着她低头收拾药盒的侧脸。

“你好像很信任那家伙啊。”

“路飞?”她扬了扬眉,“理所当然的,他是我们的‘船长’啊。”

“船长?”

“‘oh captain, mycaptain.'——华尔特·惠特曼的诗,你听过吧。”

罗宾托着脸笑了。

“路飞没告诉过你吗?我们有个出海冒险的计划,要出海就得有船,路飞就是我们的船长。”

“……说过。”

“对吧。”她笑眯眯地歪头望着他,“我一直期待着那一天。”

 

年轻的少女孕妇,她的神态忽然间变得像个真正的少女,还没有体会过世间艰辛,正是做梦的年纪。“搞到一艘船,出海冒险”,在码头听路飞说起这茬儿时罗没有当真,现在看来,路飞和他的每一个伙伴都在切实地为这个梦想而活着——尽管是不切实际的梦。

谁都有做梦的权利,也有些人宁愿活在梦中。

“睡吧。”她起身关了电灯,黑暗中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罗刚在床上躺下,路飞就贴了过来。罗轻轻地推开路飞,又被路飞抱住了腰,头抵着他的胸口。罗只好无奈地抱住他。怀中的身体依然滚烫,汗津津的。不知道为什么令人觉得格外的纤细,好像一用力就能折断似的,简直不像是自己的同龄人。

 

早上在电视的声音中醒来。房间里没有罗宾的身影,路飞倒还在睡。罗起身移到沙发前,电视里在放晨间剧,他逐个儿换台看各频道的晨间新闻,却并没有看到与自己有关的报道。“鹰之町一名高中生的尸体被发现”,连这样的新闻也没有看见。

“起得很早嘛,晚上没睡好?”

下到一楼,罗宾不出意外地正站在柜台前,药房已经开门了,还没有人光顾。她笑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下方,打趣罗那浓重的黑眼圈。

“有没有今天的报纸?”

“报纸在货架上。”她体贴地说,“上楼休息去吧,暂时什么也不用担心。”

回到二楼,罗在茶几前摊开几份报纸。此地临近鹰之町,镇的规模又小,因此除了当地的报纸也流通着鹰之町的日报。罗连每份报纸的中缝都细细看过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报道。

——岚高是名校,有学生被杀害,理应造成社会轰动。罗皱眉思索着几种可能性。昨天遇见德雷克时,他穿着岚高的学兰制服,照理很容易辨认尸体的身份。即便还没有人发现尸体,也很难想象基德和霍金斯没有去报警。距离事发已超过了十二小时,如此反常的平静,反而叫人不安。

睡是睡不着了,罗回到床边察看路飞的情况。路飞的额发被他自己的汗水打湿,粘成几绺,体温倒降下来了。罗把他摇醒,递去水杯和退烧药,路飞迷迷糊糊地吃完,又倒回枕上。罗用指腹擦了擦他嘴角的水渍。

他坐在床边,神情阴郁地长久凝视着路飞的脸。

墙上的挂钟喀嗒喀嗒地走着,电视机发出一成不变的噪音。陌生的声响,陌生的房间,像一个漫长的白日梦。路飞的睡脸让他想到自己的那间高级公寓里的房间,暑假刚刚开始时,路飞也经常像这样睡在他的床上。那并不是多久以前的事,此时却觉得无比的遥远。

撑着床边想要离开时,路飞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你去哪里?”

他大大的眼睛睁开了,回望着罗。“哪儿也不去。”罗柔声回答道,又坐回路飞身边。

“喝水吗?出了这么多汗。”

“不用啦。”

“醒了就起来,床单都被湿透了。”

还好书包里装了几件替换的衣服。罗把自己的黄色帽衫递给路飞,对路飞来说至少大两个号码的衣服,袖口长得盖住了指尖。他的烧退了,食欲倒上来了,一个劲儿嚷饿——从昨天下午起两人就没吃过东西。罗用微波炉热了热茶几上的饭菜,坐在沙发上看着路飞筷子不停,自己却毫无食欲。

 

窗外是似雨非雨的阴天,光线暧昧。电视的荧光变换投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罗心不在焉地看着,肩上忽然一沉,路飞靠了过来。经过昨天的一路跋涉,对这样的身体接触罗已经习惯了,他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路飞的头发。

“一个人也不能联系,对吧。”

路飞的目光落在电视柜上那台红色的电话上,又移开了。

“嗯,和他们联系了也会让他们惹上麻烦。……不好意思啊,让你们出海冒险的计划泡汤了。”

“不要紧啦。”路飞笑了笑。

“……你的这个朋友,也是你的伙伴?”

“罗宾?她是你们岚高的啊,和我们同年级。你没有印象吗?”

罗摇摇头。在学校里他是那样的目中无人,自然不会对没说过话的人留有印象。

“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而且还怀有身孕,罗吞下了后面的半句话。

“这个嘛,说来话长。罗宾的家人不让她和弗兰奇见面,两个人就一起逃出来了。但是我们约好了高中毕业后就一起去冒险,所以他们就躲在这里,离鹰之町不远,想联络的时候还能联络得上。”

——这么说来,“弗兰奇”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了吧。

“那个弗兰奇呢?”

“死了。”

路飞流畅地回答。

 

“弗兰奇那家伙,一直嚷嚷着要开一家工厂。他连地方都看好了,就在港口那边,有个废弃的工厂他喜欢得要命。要是能把那里盘下来,大伙儿们都可以住过去了呢。”

“乌索布的爸爸本来是修理厂的技师,被辞职了之后就再也没回过家,报了警也没有把他找回来。现在乌索布家里只有他和他妈妈两个人,我住过去也不嫌多。”

“每天工作,休息的时候我总是看着码头。也不知道买一艘船需要多少钱……要是挣来的钱不够,我们就抢一艘。总之一定要出海去,一定有很多好玩的冒险在等着我吧?”

 

路飞说个不停。认识这么久,罗从未听他说过这么多自己的事情。他原来不是罗一直想象的那个无忧无虑、备受宠爱的男孩——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事实,可是在这些之外还有别的东西,像一张黑色的网一样落下来,越收越紧。

窗外传来汽笛声——这里不是鹰之町,这个房间也不是罗那个面向港口的房间,不可能有汽笛声,可能是别的什么相似的声音。那个声音又响了一次,悠远、温柔,他的鼻子里莫名闻到一股海腥味儿。罗忽然觉得自己像回到了十三岁的那时候,初次体验到的绝顶愤怒,连同深深的绝望一起埋住他的头顶,连一丝光线也看不见。

 

房间角落书包里的炸弹,就是他们制作出来反击的武器。

可是能开火的方向又是哪里呢。

 

白天待在房间里,天黑以后才出门转转,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依然哪里都没有出现相关的报导,罗向妮可·罗宾提出了告辞。

“总待在你这里也不是办法。这几天感谢你的照顾。”

“不用客气。不过这样也好,老呆在同一个地方,不合你们的脾气吧。”

“我快憋疯了。”路飞撇着嘴说,罗宾笑了:“我看罗也差不多。”

 

“真舍不得你们离开……可能的话,我也和你们一起走就好了。”

“药店呢?”罗问,罗宾潇洒地摊摊手,“反正是别人的家当,谁管他。”说罢又露出自嘲的苦笑。

“罗,你有头绪了吗?为什么还没有被报导出来,接下来要去哪里……我们的船长可是拜托给你了哦。”

“多少有一点……不过,现在还是线索不足,总之走一步算一步。”

 

如果能联系上多弗朗明哥的话……罗想。有能力遮住杀人案这种程度的事件、又和自己有因缘的对象,只剩下政商黑三面通吃的继父一人,不过终归是猜测,多弗朗明哥对自己的关心还没有细致到那种程度。说不定德雷克的尸体机缘巧合之下被投进了大海里——当时真那么做就好了。说不定基德和霍金斯根本没报警,此刻他们两个正躲在家里抱着头吓得瑟瑟发抖……说不定……

厚着脸皮回去向继父寻求帮助,不失为出路之一,但他的自尊心仍然不容许他那么做。况且以多弗朗明哥的性格,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让身边的路飞成为替罪品吧。

“罗宾,伙伴们那边就拜托你啦。”

“放心吧路飞,他们一定会联系我的。你们也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出发了,草帽当家。”罗推了一把路飞的身后。少年精神抖擞地压住头上的草帽。

“喔喔!”

两人并肩走出药店门口。罗宾倚在门边,望着他们的背影。

“多保重,不过我想说的是……”顿了顿她说,“你们还是想办法回到那个正常的世界里去吧。”

她的眼中含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哀愁。罗回头看她,没有说话。路飞笑了,开朗地朝她挥了挥手。

 

犯罪嫌疑人少年A与少年B。不管世间是什么态度,现在,这仍然是他们无法摆脱的身份。两个人走出黑暗的小巷,马路上的霓虹映入他们眼中。

“接下来去哪里?”

“谁知道,走走看吧。”

他们就抬脚朝最近的公交车站走去。


评论
热度(7)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