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OP/罗路】低处生活.03

03

 

七月过去,夏季变得漫长。

 

每天都是在补习班和公寓之间往返的二点一线,吃饭就去楼底下的便利店买便当草草打发。补习班里有同班同学佩金和夏奇的环绕,倒不觉十分寂寞。回到公寓后,在全部声响仅有空调噪音的房间里时,那种作为备考生的这个暑假、比往年来得格外漫长的寂寞之情,有时会油然涌上罗的胸口。

下了好几场雨,都是迅疾令人难以防备的雷阵雨。离开补习班的大楼时地已经干了。蹋着人字拖,踩着明晃晃发白的大马路回家的路上,行道树的树荫很小,他不时突然想到,在这条夏季限定的道路上,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港口区传来的汽笛声了。

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补习班上的同班同学,很难再碰见一张眼熟的脸。有一天回家的途中却碰上了基拉——那个金属男基德的青梅竹马,也是他们乐队“thebruit”的成员。在那天的livehouse附近,基拉正搬着一箱啤酒穿过小巷。

平时和基德两个人从不离身,那天却只有他一个人。白色背心、挽到膝盖的卡其色工装裤,披散在颈后的一头染过的金发和只留下几个气孔、严实地捂住脸的面罩,大有在炎热中也要把金属坚持到底的势头。迎面撞见罗,他停下来和他打招呼。

“特拉法尔加。……草帽路飞没跟你在一起?”

那天的livehouse居然是基拉打工的地方,当天演出开场前他就认出了他们俩。罗防备地审视着那张看不见脸的面罩。

“那天没看见你们的乐队嘛,还上不了台面?”

“拜你所赐。”基拉不受挑拨,“阿普被基德从乐队里踢出去了……我们现在缺个键盘手。”

“……自作自受。”

那种胡逼瞎凑起来的乐队,不如说没解散就够奇怪了。正想转身离开,面具男又开口了。

“特拉法尔加,你也好自为之吧。”他抬起大拇指,反手指了指罗身后livehouse的方向,“上次打架的那个乐队被警察带走了,酒吧停业了半个月,这是你的前车之鉴。”

“‘我的’?对象搞错了吧,这话怎么不和尤斯塔斯当家说去?”

“说的也是,基德太冲动了,总有一天会惹上麻烦。”基拉不以为意,扛起脚边那箱啤酒,“这一带最近不怎么太平,回家别太晚。”

“谢你提醒。”

“对了,碰见草帽路飞,替我问问他。我们这儿不是缺个键盘手嘛……问他家布鲁克有没有兴趣。”

“…………知道了。”

 

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路飞了,他在离自己家很近的地方打工,每天都在,这件事对他来说却毫无实感。罗掏出手机,盯着屏幕发了会儿呆,随即想到路飞甚至没有手机。

穿过小巷,左拐是归途。罗站在路口犹豫了一下,继续朝前方走去。

 

码头一带本来有林立的仓库建筑群,如今还在运转的大型货仓就剩下三个。罗挨个儿找去,问这里有没有叫蒙奇·D·路飞的家伙。问到第三间仓库时,几个正在仓库门口偷懒吸烟的少年们回答了他。

“蒙奇·D·路飞?啊啊,就在里面,我喊他出来。”

少年们一律穿着绿色的工作服,其中一个走进仓库里去叫人。隔着仓库门,远远看到背着黄色草帽的那个身影朝他走过来。

“特拉男?居然是你啊!”

路飞穿着和少年们一样的制服,挽着袖口和裤腿,要不是脚上的人字拖和背后的草帽,在仓库里忙碌工作的人群中几乎分辨不出他来。

——一个月不见,他的脸显得新鲜,可能是才剪过头发的缘故吧。和一时说不出话的罗相比,路飞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眉开眼笑,表情生动得闪闪发光。

“好久没见到你啦!你是来找我的?”

“……顺道路过这边,想起来了而已。”

一个明显的谎言,路飞也没有识破。

“那,什么事?”

“你还有东西在我那儿吧,忘记了?”

罗给他做的那个遥控炸弹,路飞一直忘了拿走。那么多天了,还沉睡在他橱柜的深处。

“那个啊,我没忘啦。有空就去找你拿。”路飞笑了,“放我那儿,被乌索布的妈妈发现就糟啦。”

“……今天去拿吧。我等你,工作什么时候结束?”

“不用你等。结束了我去找你,晚上你在家吧?”

他爽快地说。罗沉默片刻。

“你最近……怎么样?”

“我很好啊。”还是那副明朗的笑容,“每天和卓洛一起工作,晚上去乌索布家里吃饭,回家的时候累得要死呢……对了,我签了正式合同哦!不错吧?”

他叉着腰,仰头笑眯眯地望着罗,似乎在等待他赞扬自己。被那双乌黑的眼睛望着,罗说不出别的话来。

“挺好的嘛,工作顺利。”

——尽管心里完全不这么觉得。他冲路飞轻轻地笑了笑。

“要在这里一直工作下去?”

“谁知道呢。”路飞摇摇头,“我还想和伙伴们一起干点什么呢。比如抢一艘邮轮出海冒险啊……所以现在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很多又是多少呢,就算问路飞他也回答不出来吧。

“我得回去啦,不能离开太久。”路飞瞥一眼身后仓库墙上的时钟,“那,你会考上医科大学吧?那么就再见啦。”

“啊啊,晚上见。”

路飞转过身,拔腿之前,罗忽然在背后叫住了他。

“草帽当家。”

“啊?”

“……多保重。”

“哦!你也是啊!”

他用力地朝罗挥了挥手,笑嘻嘻地看着他,似乎在等罗说些什么。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罗也只好挥挥手,站在原地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仓库里。他的心里忽然翻腾上几分后悔。

过于郑重的道别,一瞬间竟然有种诀别的意味。

 

手插在裤兜里走在无车的马路中央,天忽然阴沉下来。云层很厚,灰白,遮住了太阳。也不刮风,温吞吞潮湿的低气压空气,在罗的心中搅起一团难以明说的烦闷。

……又是雷阵雨吧。

总是要下的雨,赶紧下下来算了,反正总有要和这个城市的一切一切道别的一天,在暑假里说“再见”,和毕业季的道别又能有什么区别?

穿过马路步入小巷时,闷热的风从地面卷上他的双腿。罗忽然警戒地停下脚步。准备回头时,有人突然从身后用棒状物猛击他的背心。

砰——

闷重的激痛令罗眼前一黑。

 

……周围一股热烘烘、发酵的臭味。

现实感一点一点回到眼前。自己正蜷在巷子里的死角,一堵死墙前。臭味的来源是五六个垃圾桶,东歪西倒地躺在自己身边。垃圾桶前站着几个男生,逆着光看不清脸,身型却熟悉。

“德雷克当家……好久不见,你的牙还好吗?”

后背疼得直冒冷汗。根本动不了,罗索性靠在墙上仰起头。

去年学期末被他打掉了两颗门牙,住院休学了半个学期的家伙——X·德雷克阴沉地眯起眼睛,握紧了手上的铁水管向前走了一步。旁边的巴吉鲁·霍金斯伸出手,挡在德雷克前面。

“别用那个,德雷克。会死人的。”

“没关系,特拉法尔加大人还没那么不耐揍吧?”

尤斯塔斯·基德坏笑着走到罗的面前,朝他脸上踹了一脚。

“清醒多了吧?”

“……尤斯塔斯·基德……”

罗咬牙狠狠瞪着基德的脸。

“你这是什么眼神?”

基德蹲下来。与靠着墙根的罗视线平齐,不爽地皱起眉头。

“喂,德雷克,这家伙其实不正常吧?平时看着人模人样,打架的时候连命都不要。你下手的时候注意点啊,疯狗还咬人呢。”

“……马上杀了你们。”

“喂喂,你清楚现在的状况吗,特拉法尔加?”

基德揪着罗的领口把他拉起来,一拳打在他腹部,冷眼看他匍匐在地上,朝霍金斯使了一个眼神。接着脸色阴沉地退到一边,点起一根烟来。

 

“这都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们。乐队缺人,好不容易找着德雷克这混蛋愿意入伙——条件是揍你一顿。你就乖乖地当个祭品让大家揍吧,反正谁都看你不顺眼。少一两颗牙齿而已,又不是终身残疾,没必太小气吧?”

 

霍金斯从背后架起他的双臂。罗勉强抬起脸,冷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喂,执念到你这个程度,已经称得上是爱了吧,德雷克当家?……你这样让人很恶心啊。”

话音刚落,脸上就被德雷克揍了一拳,紧接着又是一拳捣向他的腹部,力道之重与基德那拳天差地别。疼痛令罗表情扭曲。

“继续说话,啊?”

德雷克松开铁水管,咣当一声落在地上。他用双手抓住罗的衣领,改以膝盖骨狠击他的胸口。

“……!!!”

生理的泪水涌上眼眶,本能地想要呕吐。为了不在这无尽的冲击中咬到舌头,罗咬紧下颚。可能眼角裂开了吧,眼前尽是红色。

肮脏的水泥地面在眼前摇晃着。深红色,血渍的斑点。移动的黑色团块,大型的食肉蚂蚁。胸口和腹部被踹、脸被殴打,更强烈的痛感则是来自背后的那一下——脊柱想必遭到了不小的伤害,不时突然刺痛神经的恶寒令眼前闪烁起白色的光点。疼痛令罗的意识变得恍惚。

……这家伙,是打心底里想杀了自己。他模模糊糊地想到,毫无技巧的粗糙暴力,已经连打架都称不上,无非是一方刻意延长凌虐的时间,好尽量让自己品尝屈辱的滋味。这种行径,简直是——

 

耳边响着德雷克低沉的声音。

“说话啊,特拉法尔加?谁也不会来救你——高中三年里没有一个朋友,你的人生还真不幸啊。”

这声音渐渐远去。

疼痛逐渐变得浅薄起来,黑暗从眼球后方围合过来。仅存的意识里,他想起以前曾在医书上读到过的关于“濒死体验”的记录。人在命悬一线时体验到的种种,身体不受控制、黑暗落下、尽头有白色的光点,短暂的一生如同走马灯般在眼前轮回——

奇怪的是这个时候,他想起的既不是十三年前那个面临白滨的诊所、亲父的脸庞,也不是继父多弗朗明哥狂妄的笑声。响在耳畔、眼前一闪而过的,竟然是路飞的声音和他那明快的笑容。

(那,你会考上医科大学吧?那么就再见啦。)

愤怒、不甘、懊悔,从心底汩汩流出的种种情绪里,掺杂着悲怆的温柔,像黑色的油一样从视野上方缓缓流下。

 

“等一下,德雷克。”

基德忽然发出声音,快步走向德雷克。霍金斯瞥了他一眼,会意地松开手,罗的身体掉落在地上,一动不动。从不离身的斑点帽飞出去,落在基德脚边,他弯下腰捡起来。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吧,你想杀了他?”

德雷克悻悻地扔下刚抄在手上的水管。基德用鞋尖轻轻踢着罗的脸。

“喂,特拉法尔加?死了吗?”他忽然皱起眉头,“……嗯?这小子在说什么?”

他蹲下来,揪着罗的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耳朵凑近罗的脸边。

“……杀了……你们……”

轻微的声音更近于无意识地呢喃。

“骨气倒不小。”基德冷笑一声松开手,“玩够了吧?德雷克,回去了。”

起身之前,一个新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音调很高,是男孩子进入变声期之前的那种清亮声音,句尾却绷着紧张感。

 

“喂。……你们在干什么?”

蒙奇·D·路飞站在巷口。戴着黄色的草帽,令他的脸落在阴影中,表情隐去,站姿却传达着危险的气息。一双眼睛霎也不霎地望向这边,因为出奇的愤怒反而显得平静。

 

“草帽路飞?”基德扶着膝盖站起来,朝巷口别过脸,“一边凉快去,这是我们高中内部的事情。”

“……还是说,”他笑着踢了踢脚边罗的脸,“跟基拉说的一样,你们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罗的身体动了动。眼中映入路飞的身影朝这边冲过来的一瞬间,他的指尖摸到了地上德雷克抛下的那根铁水管。


评论
热度(10)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