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KIRI

author:雾KIRI
同人小说专门站点。

OnePiece罗路同人志《末日与少年》购买链接:http://dou.bz/2Iv4OY
长篇小说《狼少年》购买地址:http://fan.fo/G08gD

”雪男君高中毕业后想干什么?进学?工作?“

”当超人。“

”那是打工?“

写这样的故事……学兰罗路……

----------------------------------------------------------

低处生活(low-life)

 

01

 

——有时候会怒气上涌。那种时候……就像突然掉了线,脑中一片空白,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冲了上去。打心底里觉得和学校里的家伙较真毫无必要,也没有死线那种东西。被激怒的原因是什么,事后就连自己也不甚清楚。

 

他原本不是容易激动的性格,大部分时间优哉游哉。遇上讨厌的家伙就说一两句讽刺话,或干脆无言比出中指,到处树敌也不当回事,所以总被打架找上身来。高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去年学期末在教室门口一对五。五个外班的男生,两个被打到脑震荡住院,一个永远地失去两颗牙齿。

脑子里像埋着一颗不定时炸弹似的——轰!那种时刻,身边跟着十个人也拦不住。

 

“特拉男干什么呢?”

声音从背后传来时罗正弯着腰,在操场一隅的水池边洗手。水一开始是红色,很快变得透明,流进粗糙的深灰色水泥台子里。路飞站在他身后打招呼,好奇地探头看一眼他的身后。

“你又和人打架啦?”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吧,草帽当家。”

罗转过身,两只湿漉漉的手在黑色制服裤子上随便抹了抹。面前的路飞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几个?”

体育馆靠围墙一侧的阴影里躺着两个人,身体对折,像两个废弃的黑色垃圾袋。罗用脸朝那边示意,路飞跟着转过头,只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

“你都没受伤嘛。一挑二,厉害诶。”

“这没什么……你认识他们?”

“没印象。”路飞豪快地回答,把双手背在脑袋后面。

两个人各自的高中只隔着一条街,两个学校的问题儿们互相认识也不是稀奇事。路飞那边的高中似乎不强制穿校服,今天他也是一身红t恤,牛仔短裤和人字拖鞋的打扮。一头无造作的黑发,很久才想起来剪一回似的,有点长了,耷拉在额头上。显眼的草帽背在身后,引得穿过操场的制服学生们不由得多看几眼。

——实际的名字是蒙奇·D·路飞。称他为“草帽当家”,可能是因为不想输吧。他从来不正经叫罗的名字,总是特拉男特拉男地叫着。

“特拉男你上个月还和我们学校的人打过架吧?光看脸明明是个温柔的家伙嘛。”

他的个子比罗矮一个头还多点,骨骼纤细,唇边干干净净,完全没有要长胡子的迹象。那张总是仰着向上看人的、眼睛很大的脸庞,显得跟不上实际年龄般的幼稚。和学校里荷尔蒙过剩的同龄的男生们相比,路飞的身上飘荡着奇妙的中性气氛。罗忽然心血来潮想逗逗他。

“害怕了?”

“怎么可能!”

那种爽快的说话方式也令他中意。路飞一边和罗聊天,一边毫不掩饰地注意着他身后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人群。

“啊,我的伙伴来啦。我先走了!”

说着他拔腿就往教学楼那边跑去。跑了几步,又停下来,转身朝罗使劲儿挥手。

“对了!那个那个!‘那个’你还记得吧?”

“……啊啊。”

罗象征性地抬起手,远处的路飞立刻露出笑容。似乎是听到了朋友的呼唤,又转身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他独自回家。从岚高出来,走过能看见日光高中校门的那条街道,穿一条小巷,即是被工业地带包围的港口区。擦过身畔的车辆全是卡车,宽阔的路面上弥漫着一股汽油味儿。

鹰之町是临海城市,气候不冷不热,湿度很大的缘故常年阴天,今天也是整日彤云密布,在刚才和路飞说话的当儿却突然放晴了。一小片阳光刺破头顶的黑云,从缝隙间落下照在罗的身上。黑色制服、白衬衣、黑皮鞋,挽起的袖口和敞开的衣领里,约略可见青色的纹身。黑发,剪得很短,露出线条优雅的额头。一双目中无人的眼睛,黑眼圈浓重,眉头紧锁的缘故,又像在防备着什么。

六月的下午,天空灰白。在这片毫无生气的港口区独自信步的他,看起来就像一只黑色的乌鸦。

 

从巨型工业建筑群的间隙里向远方眺望,能看见灰色的海,时而有肮脏的白色运输船拖着长长的尾巴,缓慢地朝远方开去。除此之外,港区再无半点活气。大片工厂早已废弃,工厂对面,带着年代感的职员宿舍也已成了鬼城。大白天道路上也不见一个行人,晚上则灯火全无。

这是罗钟爱的一条回家路线,途中不会遇见一个眼熟的家伙。他在学校里没有朋友,自然也不会有结伴回家的同伴。围绕在身边的家伙有几个,整天“罗桑罗桑”亲密地叫着,可充其量那只能算“跟班”而不是朋友。此外还算相熟的家伙,竟然全是那些因打架而出名的问题儿。

——“最恶劣的一代”,人们心照不宣地用这个名字指代了岚高和日光两边的好事分子。或许因为是私立学校,岚高的家伙们都傲慢得互相看不上眼。相比之下,公立高中的日光那边则简单得多——“草帽一伙”,即路飞和他的伙伴们,一目了然。

放学路上时常能撞见草帽一伙游荡的身影。日光是男校,路飞的伙伴里却有两个穿制服的岚高女生,混在一群男生里的身姿相当显眼。他们占据人行道的正中,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戴着旧得褪色的草帽、意气风发地走在一伙人正中间的路飞,每次见到罗都会热情地打招呼。

“特拉男!”

——你看,今天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草帽当家……早退可不好哦?”

他停下脚步,转过头冲着围墙上方打招呼。

 

六月是紫阳花,被连日的阵雨浇得有些腐败了,显出尸斑一样的青色。路飞像只猫儿似的盘腿坐在墙头,歪头看着罗。

“你不是也早退嘛!”他嘻嘻一笑,“正想去找你呢,我带了那个喔!”

刚才和谁打架了吧。他的脸上有几道显眼的伤痕,一只眼皮青肿着。身上倒是难得地穿着制服——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本人的所有物。比本人的体格至少大两号,松松垮垮地在身上晃荡,脏兮兮的像在泥里淌过。

“今天穿得挺正式的嘛。”

“学校要求的。好像有什么活动来着?……嘛,忘了。”

他好像根本没听懂罗的讥笑,一本正经地回答。

“……草帽当家。”

“干嘛啊。”

 

跟在罗的身后走进房门时路飞还装模作样地喊了声“打扰了!”,一看房间里无人,眼睛一亮。赶在他要立刻蹦上床之前,罗拉住了他的后领。

“就你一个人住吗?”

洗干净手脸的路飞从卫生间里出来,好奇地环顾着房间内的摆设。

面积约四十平的一居室,带一个向南的阳台,木地板和处理过的墙面是高级公寓本来的通配。靠墙的单人床边有个冬天可以兼做被炉的小方桌。对面是靠背椅和书桌。书桌很大,靠墙一面堆满了书。

“有钱人啊。”

他啧舌感叹,完全没有初次做客的矜持,自己走到方桌边,背靠着床舒服地坐在地板上。罗扯下书包扔在椅子上,回头瞥了他一眼。

“机会难得,今天做吧。”

“现在?要做那个吗?”

路飞眼睛里透着单纯的兴奋。

“……等会儿。先给你处理一下。”

 

用酒精棉条给路飞擦拭眼皮时他突然挣扎起来。

“痛!”

“老实坐好。”罗按住他的肩膀。

方桌上摆着打开的急救箱。路飞裸着上身坐在桌前,一脸不情愿地被罗捉着一只手,维持着抬起手臂的姿势让他继续给伤口消毒。

“每次见到你你都挂彩啊,草帽当家。”

“我也没想打架啊。”路飞辩解道,“……是他们说我哥哥的坏话。”

他连强词夺理都带着点撒娇的味道,不难想象,路飞的哥哥大概是那种宠坏弟弟的类型。这家伙不是那种适合在复杂的社会里生活下去的人类,眼神单纯得一眼就能看透,只是因为格外强韧才传出恶名。

“你这家伙还是回到丛林里去吧。”罗说着,用酒精棉条在路飞的手腕上狠狠按了一下,路飞疼得呲牙咧嘴。

“痛痛痛……”他看着罗收拾好急救箱塞回床底下,“现在来做那个吗?”

——又不是过家家游戏。罗无言看了他一眼。

“东西都带了?”

“嗯!”路飞从书包里掏出几个瓶子。

 

“没被人发现吧?可能会被抓起来哦。”

“没事啦。我们那儿的化学实验室根本没人管。”路飞满不在乎。

 

浓硝酸,浓硫酸,碳酸钠,甘油。

这几种制作硝酸甘油炸弹的原材料廉价又容易入手,去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里偷来即可。制作简单,杀伤力够强,在土炸弹算是最喜闻乐见的一种。几天前在路上偶然碰见路飞时,被他问起知不知道从哪里能搞到炸药,问得漫不经心,罗也漫不经心地随口答应下来。

“做这个要拿来干什么?”

罗粗暴地把书桌上的东西全扫在地上,腾出一片桌面,准备好化学仪器,随即小心翼翼地把路飞带来的几个瓶子放在桌面上,神情随之变得严肃。

“嗯……我也不知道。总之先做一个出来看看。”

路飞好奇地看他在两个烧瓶里倒水,将碳酸钠粉末溶进其中一个烧瓶里。

“草帽当家,去接一盆水来。冰箱下层有冰块,全部倒进去。”

“喔!要这个做什么?”

“你照着做就是了。”

接下来将两种强酸和甘油混合,用冰水来降低反应过程中放出的热量。这是个相当危险的过程,不过就算给路飞解释了他也听不懂。

“喂,别凑这么近……离我远一点。草帽当家。”

两个人正在这里干着多么危险的事情,他大概完全不知道吧!罗强忍着胸腔里砰砰乱跳的鼓动,缓缓地向溶液中注入硫酸。大拇指和食指每次在滴管的胶头上用力,他感觉手几乎紧张得颤抖起来。

 

“……完成了。”

 

“做好了?!”

半途中就失去了兴趣,在床上摊成大字的路飞一咕噜爬了起来。罗回手扔给他一个黑色的玻璃瓶。

“拿好,一不小心整栋公寓楼都得给我们陪葬。”

“喔喔!”路飞被他的虚张声势吓得脸色发青,小心翼翼地捧着瓶子。罗扑哧一声笑了。

“没那么夸张。”

掺入稳定炸药的粘结剂时顺手把新年时玩剩下的烟花的内容物也填充进去了。有了次级炸药、粘结剂和填充物的混合,硝酸甘油已经变得相当稳定。这是个绮丽的炸弹,破坏力强的同时还附带点燃烟花时的飞火流星。要用在哪里就看路飞本人的意思了。

“……还有,别让人发现了。”

“我知道啦。”路飞把头探到床外,望着背靠着床坐在地板上的罗的侧脸,“你的家人呢?”

“父亲是商人,老在外面跑,两年见不到一次面。”

“果然是有钱人啊。”

“算是吧。……不过是继父,总觉得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对你很好吧?”

一个人住在高级公寓里的高中生,这世间恐怕不多见吧。罗默然承认了这一点。

“是对我很好,不过我还是讨厌他。”他岔开话题,“……你住哪里?”

“以前和哥哥住一起,现在住在乌索布家里,他妈妈做饭很好吃呢。”

“你哥哥呢?”

“毕业啦。那家伙可强啦,以前也是日光的。”

说起哥哥的事来,路飞眉飞色舞。他的哥哥艾斯,当年在日光的不良少年里是老大一样的角色,毕业后离开了鹰之町。罗心不在焉地听着。

“特拉男毕业了以后准备干什么?”

“我?读大学吧,我想当外科医生。你呢?”

“我还没想好……反正不会去读大学。”

路飞嘻嘻笑起来,好像这件事很有趣似的。反正是个强韧的生物,大概确实有着在哪里都能活下去的自信吧。

 

“晚饭,怎么办?”

罗瞥一眼时钟,晚上八点半了。路飞惊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糟糕!乌索布家已经开饭了!”

“今天晚点回去吧,给他家打个电话。……手机?”

“没有那种东西。”

“走吧,我请客。”罗撑着地板站起来,“……把那个放下。你想带着炸弹出门去吗?”

 

结果也只是去了趟楼下的便利店买炸鸡便当。结账时罗又拿了个儿童用的赛车模型玩具一起放在柜台上。路飞在他身后掏出钱包,被罗默不作声地打了一下手。

回到没有电视的房间里吃完便当,两个人在没有电视的房间里吃完两份便当。罗找了把螺丝刀坐在方桌边开始拆卸赛车的遥控控件,路飞好奇地凑过来。

“这是在做什么?”

“给炸药做个引爆系统。”

这家伙吃饱了就困,昏昏欲睡地趴在桌边看着罗的动作。

“你不回去吗?”罗头也不抬地问。

“嗯……不是还没做完吗?”

“留在这里也行。别睡着了,小心感冒。”说着他站起来走到玄关,从装可燃垃圾的袋子里找出几本杂志来,隔空抛给路飞。

“看吗?”

“哦!——特拉男也看这个啊!”

上次夏奇来家里玩时留下了几本工口杂志和漫画杂志。拿这个给路飞,一半是捉弄的坏心,一半也想知道这家伙喜欢什么类型。他继续埋头对付电路板,半晌没听见路飞的声音,转头看他,路飞已经趴在桌边流着口水睡着了,推他他也没有一点反应。

 

窗外响起遥远的汽笛声。


评论
热度(14)
©雾KIRI
Powered by LOFTER